【投资是怎样的】砸下50亿美金,俄罗斯最大农业巨头来青岛养猪

  • A+
所属分类:实时资讯

俄罗斯最大的农业企业——俄罗斯农业团体(以下简称俄农),4月12日宣布了其雄心壮志的中国市场开拓设计:与中国青岛市政府签下一份战略互助框架协议,设计投资50亿美元在青岛平度建设一个大型生猪养殖、屠宰和饲料加工一体化项目,一期投资20亿美元。这也是近年来中国最大的外资农业项目。

通过上述投资,俄农团体可将成本低廉的俄罗斯玉米、大豆乐成引入中国市场,并钻营下游养殖环节的高附加值,实现在农业各领域周全结构中国。

欲在华投资50亿美金

2014年以后,因国际关系趋紧,欧盟和美国对部门俄罗斯企业实行制裁;俄罗斯立即还击,大局限阻止入口西方食物,俄罗斯约有60%的肉类、50%的乳制品和蔬菜入口被阻止,从2013年至2016年,俄罗斯从欧盟入口的食物总量削减了40%。这为俄罗斯农业团体、米拉托格公司等俄海内农业企业的生长提供了时机。

俄农团体是俄罗斯最大、笼罩面最全的农业企业,旗下有油脂、养殖、白糖和农业板块,粮油在俄罗斯市场份额位居第一,肉类与糖类市场份额占俄罗斯第二,年营业收入845亿卢布(折合人民币约90亿元)。近年来,俄农的粮、油和肉类产量大增:2016年,玉米、肉类等销售额增添了49%;2017年,打破了谷物和糖的生产纪录,收获近120万吨谷物和近100万吨甜菜糖。

因本土市场有限,俄欧相互制裁,俄罗斯农企做大后,中国市场自然成为其向外扩张的重点——中国是全球最大的农产物入口国,年入口量过亿吨,也是全球最大的猪肉消费国和生猪入口国,而在中国农产物入口名单中,以往俄罗斯的排位并不靠前。

最近一段时间以来,俄罗斯大型农业企业米拉托格公司、切尔基佐沃公司等多次解释对华出口肉类的意向;俄农团体高层则频仍考察中国北方,曾到访东北、陕西、山东等地,表达出“在中国寻找有实力的互助同伴,确立在中国耐久的商业互助和支持俄罗斯农业团体在中国投资”的愿望,并希望“互助同伴能占中国猪肉基地项目10%-30%的股份”。

今年1月9日,搭载俄农团体首批5000吨玉米的货船开往青岛港。这或许只是俄罗斯最大农业企业抢滩中国市场的前奏。三个月后,2019年4月12日,俄农与中国青岛市政府签下上述投资50亿美金的项目投资框架协议。“青岛是传统的产粮大市、畜牧业大市,有着完善的产业基础;青岛港是中国北方最大的口岸,利于农业质料的采购、运输;青岛是天下为数不多的副省级都会,便于政策支持……”青岛市农业农村局一位官员先容,经由多次考察,俄农最终决议将项目落户青岛。

凭证协议,俄农团体在青岛建设的生猪养殖和饲料加工项目共分三期:其中,一期项目投资20亿美元,设计先行在平度建设占地面积1.5万亩、年产量300万头的尺度化、智能化肉猪生产基地一处,每小时屠宰加工650头猪的屠宰场一处,在青岛保税区建设年产量100万吨现代化饲料加工厂与仓储基地。“选择这个时机进入中国,俄罗斯农业团体正是看准了中国市场的空档期。”青岛农业农村局认真招商的一位认真人以为,中国猪肉市场未来供需缺口加大,随着猪肉价钱被拉高,市场诱惑力也不停加大。

青岛平度市农业农村局招商部一位认真人日前示意,俄农团体已经在备选的29个地块中开端选择了18个地块,现在俄农正在制订投资的详细方案,预计今年6月在平度的养殖基地即可开工投建。

思量在香港上市

中国是天下上最大的猪肉生产国,但每年仍有数百万吨猪肉涌入中国市场,究其缘故原由,很洪水平上在于外国猪肉有着价钱优势。

凭证行业观察,去年8月,中国生猪出栏价钱为9.25元/斤,而入口猪肉价钱为6.5元/斤,比中国的生猪出栏价都要低。即便加上运费及关税,入口猪肉价钱优势依旧显著。

俄农团体总司理马克西姆·巴索夫就曾自信的说,现在俄罗斯的猪肉价钱比中国廉价一半,俄罗斯远东区域对中国市场的冷鲜猪肉出口在全天下都没有竞争对手。

“西欧农业巨头生产的猪肉价钱比海内低廉,主要差异来自饲料。他们的谋划模式普遍是莳植与养殖一体化,行使玉米、大豆莳植成本低的优势,延伸到下游生猪养殖领域,通过猪肉以及深加工赚取更高的附加值。”东方艾格农业咨询公司高级研究员马文峰剖析道。

不外,据俄农方面示意,中国虽然是全球最大的农产物入口国——年入口量过亿吨,但购自俄罗斯的仅90万吨,主要是大豆,“险些不购置俄罗斯玉米”。而通过在中国投资建设大型生猪养殖基地、饲料工厂的方式,却可以使俄罗斯玉米、大豆进入中国。

“俄罗斯农业团体设计投建的饲料加工厂,将通过青岛保税区入口质料、供应养殖基地,行使多年疫情防控的履历保障养殖,生产的猪肉主要销往中国市场。”青岛农业部门一位相关官员先容。“大豆、玉米是饲料的最主要质料,也是国际商业的主要阵地。”马文峰剖析道,俄农周全投资中国青岛,既可施展本土农产物莳植成本优势,又可行使中国养殖手艺和资源;猪肉以及深加工产物既可进入中国市场,也可以辐射日韩等亚洲区域。

不外,卓创资讯剖析师李霞指出,生猪养殖盈亏的要害在于饲料成本,养殖厂的运营要害在于疫情防控。俄农团体设计在中国投建300万头生猪养殖基地,这一规模在中国企业中可位居三四名水平。一样平常来说,一个生猪养殖厂从培育种猪到仔猪出栏,周期约为两年至两年半,俄农团体每年能否真有300万头有用产能,尚需考察。事实,中俄两国养殖环境、疫情防控系统完全差异。

固然,对于投资中国的远景,俄农总司理马克西姆·巴索夫异常看好。他希望将中国作为其产物的主要销售市场,并使中国销量在俄罗斯海内销量基础上翻倍。

巴索夫还示意,“我们将为此实行自己的中国战略,首先在中国确立生产,当到达一定规模后,董事会将思量从伦敦摘牌,转而在香港上市,或者在继伦敦之后再在香港挂牌上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