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年张近东,苏宁进与退

  • A+
所属分类:投资理财

从买买买,到卖卖卖,也就是十年的事。

7月5日晚,苏宁易购发布公告,创始人张近东及其一致行动人苏宁控股集团、股东苏宁电器集团拟将上市公司16.96%的股份以88.3亿元的价格转让给江苏新新零售创新基金二期(有限合伙)。

对于象征着“半部中国现代零售史”的苏宁来说,更具有历史节点意义的是:这场股份转让完成后,苏宁易购将处于无控股股东、无实际控制人状态。

张近东用自己在苏宁的话语权,为苏宁谋求了周转的资金。

这场88亿的混改方案,也让苏宁易购在7月6日复牌首日实现了久违的涨停。苏宁赢得了一些转机,但危机并非就全部过去。

在刚过去的618大促中,你很难从不见疲态搞着促销的苏宁窥见这家企业正在面临一个很严重的的问题:

债台已然高筑。

3月份时,苏宁易购发布2021Q1财报,表明已经负债1570.13 亿。

从明星股到断臂求生,十年间,电商时代呼啸而来又呼啸而过,苏宁迎来送往了一批批互联网新贵,自己却成了时代中的旧英雄。

属于苏宁,对手是互联网

2011年是张近东曾经最辉煌的一年。那一年,在A股上市的苏宁扣非净利润达到了46亿元,张近东以358亿元的身家位居福布斯中国富豪榜第七位。

江山一度属于苏宁。

张近东在2011年3月份出版过一本书,叫《张近东苏宁管理日记》,也有意无意提及“天下”以及“王朝”,目录部分很有意思,比如:

十月成功之道:执著拼搏,永不言败

十一月仁者无敌:达则兼济天下

十二月个人魅力:催生今日苏宁王朝

这个王朝在未来要做的事情也很明确。2011年6月份时,苏宁电器在南京发布2011-2020新十年发展战略,张近东率领公司一众高管亮相,从连锁发展、营销创新、科技转型、电子商务等方面阐述了苏宁整体发展战略,那时候,张近东的目标是:将苏宁打造成一个具备全球化竞争力的世界级企业。

敢说这句话的苏宁最大的底气来源于:

不差钱。

在这之前的2月份,苏宁发布了2011年整体发展规划,除了宣布苏宁易购成立独立公司,还立下了一个销售目标,力争2011年销售额翻两番,达到80亿元。

对于苏宁来说,2011年的战场上几无对手。张近东的目光也很长远,他说苏宁要做中国的沃尔玛和亚马逊,要线上线下两条腿走路,在家电连锁单一的商业模式之外,苏宁开始拥抱电子商务。

为此,张近东寻求过与腾讯的合作。2011年两会时,张近东与腾讯网的记者互换名片之后,曾托腾讯网的记者给带一句话:

2010年的慈善活动,马化腾没来,你回去帮我带话,看马总时间,他来南京也好,我去深圳也行。

此后,马化腾也的确接触过苏宁。《理财周报》2012年8月的报道称,马化腾提出希望通过腾讯的平台,帮助苏宁做大,但条件是,要控股苏宁。

张近东显然没答应。后来的故事就如大家所知了,2014年,腾讯选择了京东。

张近东问过一句苏宁最大的竞争对手是谁这样一个问题,曾经任苏宁董秘的任俊说是苏宁自己,张近东却说,可能是互联网。

苏宁易购是苏宁进军电商之后的经典案例,在张近东看来,这是苏宁的“二次创业”。今天来看,苏宁易购也算是一款现象级的互联网产品了,它的业务范畴涵盖了包括家居、百货、图书音像、运动以及在线法律、教育咨询等多个方面。

尽管业务方面,张近东努力让苏宁拥抱互联网,但苏宁还是一个很传统的企业。比如,苏宁的员工要穿西服上班。

真男人就盖100层大楼

苏宁开始拥抱互联网的年代,刘慈欣的《三体》也正热销。

2012年时,环球企业家杂志专门写过一篇张近东与苏宁,称苏宁未来10年的发展战略是站在高维打一场“黑暗森役”,说张近东是一位“面壁人”。

从2004年到2011年,苏宁的市值增长了近20倍。但从张近东开始拥抱互联网,资本市场就用拉低股价的方式表明了自己的态度。2011年下半年开始,苏宁变成了一个颇有争议的机构投资对象。很多人说,开始看不懂了苏宁了。

张近东说资本市场看不懂他,这样也好,他也不需要那么多人看懂。在张近东看来,苏宁在做的事情,近乎于伟大。他说:

你不能说你盖了一个10层的大楼,就说自己是最高的楼了,你要看看旁边一个人虽然还没开始盖楼,可是已经打了够盖100层大楼的地基啊。

在张近东眼里,苏宁就是这座有着100层地基的大楼,起高楼的宏图伟业也才刚开始。就像去年苏宁夺得中超冠军时,张近东说的一句话:

冠军不是结束,而是新的开始。

从这一时期,苏宁进行了一番很独特、又持续了很多年的线上转型之路。2012年9月,苏宁收购母婴B2C平台;2013年2月,苏宁更名为“苏宁云商”,希望打开包揽线上线下以及零售服务的云商之路;2013年6月,苏宁牺牲掉线下门店的利润,宣布全国苏宁门店与线上实现销售商品的同品同价;2013年10月,收购PPTV;2015年12月,接手江苏舜天足球俱乐部;2016年6月,并购米兰……类似买买买的还有,吃下了,入股了罗永浩的锤子、龙珠直播、努比亚,投资了恒大,收购迪亚中国,接盘家乐福中国……

在张近东想象中的100层高楼之下,是以苏宁易购、苏宁物流、苏宁科技、苏宁金融、苏宁置业、苏宁文创、苏宁体育以及苏宁投资8大产业板块为核心的地基,但没人知道这个盘子是不是铺大了。

靠着这种横向的业务拓展,苏宁进入了漫长的转型期。之所以说漫长,并不是时间周期的长短,而是在这个时间周期内,每一步的转型,都没能把苏宁塑造成一个现金牛企业。

原来是时势

2014年,张近东说,苏宁的转型从弯道进入了直线,线上线下、前台后台“每一个毛孔正在互联网化”。

从扣非净利润看,也是从2014年到今天,苏宁的利润一直是负数,从2014年到2020年,分别是-12.52亿元、-14.65亿元、-11.08亿元、-0.88亿元、-3.59亿元、-57.1亿元、-68.07元。

这还是修饰后的利润。2014年苏宁卖门店,2015年关门店,2016年处置子公司权益,2017年和2018年卖阿里的股份。不管是苏宁100层地基中的哪个版块,真的都不赚钱,苏宁这几年几乎是靠着投资收益、补贴等营业之外的收益,才撑起了财务报表。

去年818前夕,张近东发表内部讲话,有一句话是这样说的:

流萤提灯引路,身后万马千军。

在这句同样近乎于伟大的话背后,苏宁是个引路人的角色。既然是引路,崎岖一点也是应该的。但苏宁的100层高楼,何时能起无人知晓。

很多年前,苏宁把对手看作亚马逊和沃尔玛,无论是曾经的淘宝和京东,乃至于拼多多,都算是后来者。在电商时代呼啸而过的年代里,后来者们居了上。曾被张近东视为“小孩子”的京东,也成了苏宁无法企及的对手。

今年2月份时,苏宁全员开工的第一天,张近东在内部讲话中谈到关于“减法”:不在零售主赛道的,就要该关的关,该砍的砍。

是有些落寞。

今年的股东大会,张近东未出席。同样未出席的场合,还有2月份的全国脱贫攻坚总结表彰大会现场,许家印和西装革履地坐在人民大会堂接受表彰和嘉奖,和二人关系莫逆、本该出席的张近东也缺席了,彼时,深圳国资的钱在兜兜转转,法院的冻结还没解开。

曾经不差钱的苏宁陷入了差钱的旋涡,曾经非常热衷于公益、扶贫事业的张近东也到了需要被“扶”的境地。

时移世易,忽然想起网上看过的一段视频,2017年,在“苏宁之夏”上,张近东戴着一束花圈,在舞台上唱过一首《恋曲1990》:

轻飘飘的旧时光

就这么溜走

转头回去看看时

已匆匆数年

原来都是时势。